搜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绝壁之上寻仙草

2016-8-25 23:4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41| 评论: 0

摘要: 长在悬崖上的铁皮石斛看上去其貌不扬,却是九大仙草之首,排名超过天山雪莲和百年何首乌。采集石斛都是从悬崖上溜索而下,是拿生命作赌注,老五就是其中之一。神秘的北纬30度两侧,孕育着很多科学之谜和自然景观,在 ...
长在悬崖上的铁皮石斛看上去其貌不扬,却是九大仙草之首,排名超过天山雪莲和百年何首乌。采集石斛都是从悬崖上溜索而下,是拿生命作赌注,老五就是其中之一。


神秘的北纬30度两侧,孕育着很多科学之谜和自然景观,在江西龙虎山的悬崖峭壁上生长着一种珍稀植物——铁皮石斛。铁皮石斛看上去其貌不扬,却是中华九大仙草之首,排名超过天山雪莲和百年何首乌。铁皮石斛天性喜湿,只在悬崖峭壁的阴凉面生长。古往今来,采集石斛都是从悬崖上溜索而下,几乎是拿生命作赌注,人称老五的李福旺就是其中之一。

龙虎山几乎孕育了亚热带湿润区的所有植物种类,规模庞大的深山岩石、适量的降水、丰富的植被等物候条件造就了丰富的野生石斛资源,同时完整的野生石斛生态系统保持了这种珍贵植物的种群稳定繁衍与地道的药性。

铁皮石斛多分布于山地半阴湿面,以较发达的气根着生于布满藓苔的树干或岩石上,生长对环境要求极为苛刻,古人常悬绳或者射箭采摘。铁皮石斛被奉为“药中之上品”、“植物黄金”,价格不断攀升,一斤刚刚采摘的铁皮石斛能够卖到5000多元甚至更贵。而野生铁皮石斛更加珍贵,不过现在已经很难找到。

这种开满黄花的石斛都是后来种植到悬崖上的,经过三至五年生长,和野生石斛相差无几。野生铁皮石斛从种子到采摘需要3到5年时间,自然产量很低,加之长期掠夺式采掘,野生铁皮石斛频临枯竭,老五和兄弟们几乎失业。好在几年前,几个浙江人和安徽人合作,在龙虎山崖壁上人工仿野生种植铁皮石斛,于是龙虎山才又有了吊兰花香,老五也可以重操旧业进山种药、采药。

6月雨后的一天,老五叫上哥哥老四,以及黄炳荣和宁坤英两个年轻人准备上山采集一些石斛花。山下,老五习惯地举目朝四周的崖壁上观看,过去的时候,他们都是这样寻找崖壁上野生石斛的踪影,然后爬山,放绳索,采摘。而现在,满崖壁都是盛开的石斛花,尽管金灿灿的,但老五似乎还有些留念往日的生活,遗憾的是,纯野生石斛已经很难觅到踪影。

43岁的老五土生土长在龙虎山,家里兄弟五个,他排行老五。尽管老五的真名叫李福旺,但村民更多地习惯喊他老五,久而久之,连真实姓名都记不起了。老五兄弟五个都是靠山吃山,十几岁跟着几个哥哥上山采药,如今已经快30年了。

尽管已过不惑之年,老五爬山依然身轻如燕,他通常找一个山势稍缓的地方先爬上去,然后放绳子下来。在老五的记忆中,父亲和爷爷都是以采药为生,当年自己对他们在悬崖上拴着绳子荡来荡去非常好奇,没有想到自己和几个兄弟都从事了这个行业。不过在龙虎山,除了铁皮石斛、吊葫芦等珍贵的药材,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每次上山采石斛,老五都是第一个上山拴好牵引绳。山上除了长满青苔的崖壁和刺手的茅草外,还有少量的灌木。不过这对爬了近30年山的老五来说犹如走平地一般,顷刻间他就已经爬到半山腰,拴牢牵引绳。随后,他又飞速沿着绳子下到山脚。

绑好牵引绳下山后,老五和老四和另外两个年轻人各自扛着一捆绳子,开始爬山。牵引绳对他们这些采药人来说非常重要,有了它,其他人就可以借助绳子的力量安全上山、下山。而每次爬山种药采药,老五都是负责徒手登山探路,栓牵引绳。

哥哥老四拽着索引绳登山,这种采药过去都是兄弟搭档,如今这些采药人上山采药,都是结伴而行,从不单独登山。

当然,采药也并非老五一家人才有的技艺,在龙虎山下,很多村民过去都是以采药为生。黄炳荣是浙江人,到龙虎山中石斛已经好几年时间,他跟着老五后面,也学会了爬山、采药。

宁坤英只有26岁,如今上山采药的年轻人很少,老五弟兄五个,只有一个侄儿继承了他们这份职业,整个龙虎山目前也就是俩人。

山势陡峭,他们爬一会找到一个平台休息一下,积蓄体力。从山脚爬山百余米高的悬崖顶,四人足足用了半个小时。随后他们各自分开寻找固定绳子的位置,通常悬崖上的树木是他们最佳的选择。

到了山顶,老五像五花大绑一样,将绳子固定在自己的身上,拴绳子也是一门技术活。尽管有很多经验,但每次栓绳索时都是小心又小心,毕竟绳子一头关系到自己的生命,关系到一个家庭的未来。

老四在悬崖顶上找到一颗树,将绳子拴在上面,然后自己顺着绳子而下。

从山顶沿着崖壁一点点放绳,然后开始下滑沿途采石斛花,看着有些毛骨悚然,但老五大声说,“习惯了就好!”近30年,老五几乎没有出现过意外。“爬山就好比在地面上开车,安全都在乎自己。”老五说。“胆量、技术和体力是必须的,然后就是谨慎小心。”

采完石斛后下山,老五也是最后一个,他要负责将牵引绳子收回。

从山上下来,同伴黄炳荣的衣服已经面目全非。

黄炳荣突然被虫子咬了几口,老五立即顺手采了草药给他擦洗。

长期跟绳索打交道,他们的手变得十分粗糙。

回到家中,老五查看放在墙边几口用来泡酒的大缸。

老五舀起石斛花泡的酒,准备品尝,这种酒要卖600元一公斤。

老五在自己家里捣腾中药,他说最贵时金钱莲能够卖到7000元一斤。

采摘的石斛花晾干后,市场价可以卖到3万元一公斤。老五有四个孩子,最大的已经17岁。老五说,还是希望自己孩子能够考上大学,有更好的出路。在老五看来,在悬崖上采药虽然挣钱,但始终不是最好的选择,安全总会令人牵挂,不敢出现意外。

大哭
大哭
感动
感动
晕倒
晕倒
惊呆
惊呆
返回顶部